第十五章 恶毒的救赎(1 / 2)

腐朽地街 暗影1之殇 4536 字 1个月前

搜查队30来号人进入了瑞普兰大厦,而之前跟斐陵前进的那几名警员,有4人是小队的队长,他们分别带队,去搜查不同的区域,而其余留下来的警员,则继续在瑞普兰大厦外,斐陵也已经退到了路的中间,等待搜查结束,瑞金和董事会的人,也都走了上去。

“卡蒙勋爵,对于你寄存在我们货存中心的那批货,被歹人企图替换,陷害你于水火之中的事,我深感歉意,是我管理不善,才导致歹人溜进了仓库。你的那批货,我们也十分想要找回,毕竟对于你我来说,这是你与我之间的生意往来,我们瑞普兰集团,很乐意赔偿你的一切损失。”

“瑞金董事长客气,你我是生意伙伴,我知道瑞金董事长的为人,想必这批货的遗失,跟瑞金董事长没有半毫关系,只是有心存歹念之人,企图挑拨我与瑞普兰集团之间的利益和关系,才故意存放于未知之地,让警方无法搜查。”

瑞金虽然很是恼火,但他还是以最好的脾气,来说出对卡蒙的歉意以及赔偿,毕竟这里有很多民众以及新闻媒体,他得要维护瑞普兰集团的形象。而为了迷惑瑞金,卡蒙也故意说自己的货早被移走的假消息,毕竟在货存中心的暗金帮铜派的成员,都是直接被逮捕的,他们没有来得及报信。

瑞金听了广播以及警方召开的新闻发布会,也以为卡蒙的货其实已经被搬走,只是来不及全部将违禁品全部装入货仓,就被警方给抓住,他不知道卡蒙的货仓中,原本就是违禁品的事实。

只是,就算这两个人保持再好的形象,有个人还是按捺不住,这个人就是斐陵。

“瑞金董事长,全城68%的货物,都是寄存在你的货存中心中,你既有保存权,也有出货权。既然货物在保存期间遗失,虽然是歹人所为,但想必,瑞普兰集团,应该对此有所表示吧?如果说,我们其他人的货物遗失,无非就是一些食物或者小商品,这些都无足挂齿。瑞金董事长是个生意人,应该比我还懂。”

“在货品没有找到之前,我们瑞普兰集团不仅会赔偿卡蒙勋爵三万的赔偿金额。只是可惜,我们并不清楚,卡蒙勋爵运进的货物,是从何地运来,又是什么样的货品,毕竟这属于客户隐私,如果我们清楚,我会以原本的购买数量,安排人员,重新为卡蒙勋爵购得同等数量的货物,并且交付给卡蒙勋爵。”

“我这里,有一份城市进出货品的纪录账单,虽然是机密情报,并且属于政府机关,但我还是提了出来,上面记载的很详细,有6车为‘沸红能结晶’,2车为‘山剃大角羊羊毛’,2车为‘白墨稀矿石’,而一辆马车的荷载重量为半吨。”

“好,既然有明确的货物清单,希迪尔,你即刻调动人员,前往各处,采购货品数量,尽早将这批货购得并且运送回来。”

瑞金没想到,斐陵竟敢跨权,调查政府机关的机密文件,并且拿来昭然于世,要知道,每个城市的出入境都需要登记,而这份登记的名单,每天都会被移交到当地政府机构,并且在周末时分,移交到首都王宫。就算斐陵是警局重案组的探长,也无权调查这份登记册。

不过,货品的品种既然已经被报出来了,瑞金也只能硬着头皮,让人外出去采购这些货物,而更令瑞金头疼的是,这些货物的来源地都不近,而且来回就要花费将近半个月的时间,更别提万一缺货了,他们还得跑更远的地方,采集满数目才能返回。

三十分钟过后,进去搜查的警员都出来了,他们并没有找到卡蒙遗失的货物。

“看来,你是冤枉我们董事长了,探长,你不应该表示些什么吗?”“你们等着,我迟早会...”“不好了,探长,出大事了。”

见到他们两手空空,希迪尔立刻站了出来,为自己的老板说话,就在斐陵准备还嘴的时候,从人群外又跑来一名警员,他不是总署的警员,而是来自‘莱伊恩区’警局的警员。

“怎么了?”“在莱伊恩区,发生了大规模民众中毒,而且发生在多个地段,甚至连‘鲁羽斯区’都有民众发生中毒,目前两个区的医院都已经人满为患。而且,医院方并没有根治的手段,中毒人员还在持续上涨,而现在,已经有十一人死亡。”“什么?!”

这个消息犹如一颗炸弹瞬间爆炸。周围这么多家新闻媒体以及群众都听见了这个重磅消息,人群瞬间嘈杂了起来,已经没有人去顾及,关于卡蒙与瑞普兰集团之间的事了,毕竟已经有人死去,还有大批人中毒。